蛋鸡养殖下载
EN
73年。牛。没来得及灿烂就把自己活成了人渣。奈何
时间:2019-06-13 10:36
您现在的位置:蛋鸡养殖 > 淡水养殖 > 正文

73年。牛。没来得及灿烂就把自己活成了人渣。奈何

  昨天被朋友拖着去见了一个据说是非常厉害的“大仙儿”,住在一栋非常老旧的楼房的一楼,看起来面相挺不善的中年妇女,坐在一张大桌子后面,背景是一面墙的各类佛像和一大排香火蜡烛,在不甚明亮的光线中,让我莫名的想起了上世纪流行的香港恐怖片。

  “大仙儿”又叫出马仙儿,所谓南茅北马,据说地仙以山海关为界,关内的归茅山道派,出了关就是以狐仙为首的出马仙的天下。   我不是一个唯物主义者,但我对当前的各类什么大师,神仙,阴阳师之类持谨慎怀疑的态度。 大部分都是骗子。

包括我眼前这位我估计也是,当然我只能腹诽一下,毕竟朋友一番好意,咱得懂点事儿。

  以前我认识一位老和尚,是我至今为止见过的唯一一个应该是有些真本事的高人,至少他几乎预言了我后面10年的一些事差不多都应验了,和他之间那几年也发生了很多比较有意思的事,以后有机会写出来估计很多人会愿意看,毕竟现今的社会信仰崩坏,各类妖魔鬼怪横行,看看天涯,这个在知乎出现前号称最知性最文艺的社区,现在最热的版块居然是蓬莱鬼话就知道了。

  那个老和尚是南边一座寺庙主持的师弟,是个只戒女色,酒,和韭菜,葱蒜这类其它都不戒的神人,在南边的那个圈子据说很有名气,不过大师傅93岁涅槃了,就不多说他的“坏话”了,总之是个奇人吧,风趣幽默,言之有物,在我看来算是有道高僧,不是骗子。   眼前这个大仙儿,怎么说呢,我不能武断的见面就说人家如何,总之,在她说了一大堆完全听不懂的话后(他们说这是上方语,就是弟子和他的大仙沟通的专有语言),也并没有说出什么有用的东西,至少,对我心中的迷惑没一点帮助。

  道了谢,留下二百大洋落荒而逃。 。

。

。

。   以前这类事情我都是当个乐儿来看待的,直到这次父母的事情,让我有了很多不能理解的东西,不能说世界观崩塌,但对很多事情我有了一些新的看法。   不想回忆这两个月的种种,那太痛苦了,简单说说我所迷惑不能理解的事情。

  老爸两年多前检查出癌症,肺癌晚期,当时老姐打电话给我时,就和我说医生的判断是没有治疗价值,最多3个月的时间。

后来的各种努力吧,反正老爸又活2年多,尽管没有达到我们想让老爸活过八十岁的愿望,但我们尽力了,人定胜天毕竟是个口号而不是现实。

  从一开始,我们就瞒着老爸老妈,统一口径就是感冒引发的肺炎,然后引起胸积水,这两年多,为了维持这个谎言,又编造了无数的谎言,为了维持这无数的谎言,学了很多医学知识和医学术语,算是普通人中的内行了呵呵。   总之吧,直到老爸去世,这个谎言都维持着,老爸那天早晨在睡梦中安静的走了,我和老姐早就说好的不告诉老妈,要一直瞒着,直到实在瞒不下去再说。

  那天白天忙老爸的身后事,晚上七点左右我赶回去看老妈,进门就看到老妈满脸的血坐在椅子上,真是吓得我魂飞魄散。 打了120到医院后,医生说没事,就是鼻腔毛细血管破裂,用了止血膨胀棉止血就回家了。   不想细说,反正老母亲从那天开始,就像中了邪一样,在医院止血,回家就把膨胀棉自己拔出来,再去医院塞,再拔,一周跑了6次医院就为了鼻子出血,老妈退休前是中学教师,性格开朗,用老爸的话讲就是没心没肺的主儿,可那几天任你劝也好,生气也好,怎么都看不住她自己拔出那个小棉花,而且她自己还说我不会拔的,这个止血棉要三天才能拔出来。

。 。 她什么都明白。 。

  老爸办完头七,我们商量带老妈去医院做全面检查,尽管老妈每年都做一次体检,但我们还是很担心,联系了医院的同学,约好时间去医院。   去医院的前一天,老妈说想吃鸡翅,老妈最爱吃我做的可乐鸡翅,我做了鸡翅熬了小米粥,老妈吃了六个鸡翅一碗小米粥,这是老妈在家里吃的最后一顿饭。 。 。 哭。

。   体检说老妈血氧低,又是哮喘老毛病春天换季有点犯病,没大事,其他心脑肾等总之都没毛病,反正同学在医院,好办事,我就说帮我搞个床位住院吧,好的快点。

。 。 我太后悔当时这个草率的决定了,也许,是我害了老妈。 。 。

。   好好的老母亲,去医院检查时甚至嫌我们走的慢的老太太,从住院第二天就开始莫名其妙的犯糊涂,总吵着要回家,第二天晚上就开始呼吸困难,上了呼吸机和重症监护机,然后病情平稳,然后在老爸三七的当天早晨,忽然昏迷不醒,送进ICU。

再然后,各种状况频出,5天后,老妈也走了。 。

。   本以为老爸走了,老妈会和我们好好的生活很久很久的,我和老姐甚至计划好了等老爸百天办完带老妈去温泉疗养院住一年,换个环境。

。

。 可一切都没了。 。 。   我总是一遍遍的想,如果我不坚持带老妈去体检,不草率的让老妈住院,老妈可能现在还在家里健康的活着,我不明白其中的因果,也无力去探究这一切的因果,心中的这个坎儿过不去啊!  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情是我们凡人无法理解的,你可以解释为巧合,也可以解释为自己想的太多了,牵强附会的心理暗示,但事到临头,你自己说服不了自己。 。

  老妈和老爸的死因是一模一样,胸积水,呼吸衰竭,甚至临走时在身体的同样部位都插着排积液的管子,一个月内,我帮老爸擦洗身体拔掉这样的管子,再在老妈这里重复一次,那个时候的崩溃是无法用言语讲出来的。   更诡异的是,从老妈过世那天开始,我自己在老爸老妈插管子的同样部位就开始疼痛,抽空去医院查了下,什么毛病也没有,医生说是我自己不注意撞到了,朋友说我不是撞到了,是邪气入体,总之,这种连深呼吸都不敢的疼痛在老妈“五七”做完第三场法事后居然莫名其妙的好了。 。

。

好了。 。 。 真是莫名其妙其中妙啊。

  我自己把这一切解释为巧合以及心理暗示的缘故,可自己并不信服自己。   这也是我昨天去见了哪位“大仙儿”的原因。

  不再去想了,不再去探究和纠结,毕竟日子还要继续,我还得老骥伏枥一把,离我自己定的六十岁退休还有十几年,离我规划的退休以后去各地旅游流窜到死还差着一大堆人民币的距离,我得振作。

  不能做最棒的,我可以做最浪的。

点上支烟我鼓励自己说。

上一篇:快递柜使用费到底该谁出

下一篇:青烟袅袅彩陶生 溯源文明齐家坪——制陶艺人马有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