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鸡养殖下载
EN
全程跟踪记录自然农耕,献给热心环境保护食品安全网友
时间:2019-06-14 10:33
您现在的位置:蛋鸡养殖 > 淡水养殖 > 正文

全程跟踪记录自然农耕,献给热心环境保护食品安全网友

  今天,农民不再从事以前看似简单却繁重的农活,而是把像除草这好像不重要的一环交给了除草剂。 大家都知道农药化肥对人类健康和土地的危害,而对除草剂您了解多少呢?除草剂真的可以毫无顾忌地洒向土地吗?你确定土地真的不会受伤害吗?作为普通人,我们看不到土地的变化,也没有感觉收获的粮食有什么不同,其实它给人类健康造成的伤害更甚于农药。

跟我们健康的相关的事可不是小事,让我们一起来了解一下除草剂吧。

  什么是除草剂?除草剂(herbicide)是指可使杂草彻底或者选择性的发生枯死的药剂,又称除莠剂,用于消灭或抑制植物生长的一类物质,其中的氯酸钠,硼砂,砒酸盐,三氯醋酸对于任何种类的植物都有枯死的作用。

  除草剂确实为农业杂草防除提供了极大的便利,人类在享受除草剂带来的利益同时,它也悄悄地给人类带来了一些危害:  一、农作物营养流失。 除草剂可使农作物的营养成分含量降低,从而导致粮食中所含的某一营养成分缺失。   二、破坏生态平衡。

农田环境中有多种害虫和天敌,在自然环境条件下,它们相互制约,处于相对平衡状态,除草剂的大量使用,良莠不分地杀死大量害虫天敌,严重破坏了农田生态平衡,并导致害虫抗药性增强,我国产生抗药性的害虫已遍及粮,棉,果,茶等作物,严重污染了生态环境,使自然生态平衡遭到了破坏。

  三、除草剂可危及人畜。 使人畜的患病几率严重增加。 据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环境署报告,全世界每年约有100多万人除草剂中毒,其中约10万人死亡,在发展中国家情况更为严重。

我国每年除草剂中毒事故达近百万人次,死亡约2万多人,在本世纪更严重,这样的事件年年发生。   除草剂在人体内不断积累,短时间内虽不会引起人体出现明显急性中毒症状,但可产生慢性危害如破坏神经系统的正常功能,干扰人体内激素的平衡,影响男性生育能力,引发免疫缺陷,农药慢性危害降低人体的免疫力,从而影响人体健康,致使其他疾病的患病率及死亡率上升。   国际癌症研究机构根据动物实验确证,广泛使用的除草剂具有明显的致癌性。 据估计,美国与化学除草剂有关的癌症患者数约占全国癌症患者总数的20%。

  有这样一篇文章,说的是除草剂对环境的污染使得青蛙变性,一种使用比较广泛而且使用剂量较低的除草剂在今天已经极大地阻碍了青蛙正常的性发育,使得它们雄性变为磁性或变成不雌不雄的“阴阳蛙”......说来你可能不信,眼下有一种方法可以让青蛙轻轻松松地变性,方法很简单,在吃东西时稍微添加一些除草剂并坚持一段时间就可以达到目的。   上述做法并非开玩笑,也并非危言耸听,美国一项环境调查表明,一种使用比较广泛而且使用剂量较低的除草剂在今天已经极大地阻碍了青蛙正常的性发育,使得它们雄性变为雌性或变成不雌不雄的“阴阳蛙”,这种除草剂叫做阿托拉辛(atrazine),在美国,北美,欧洲和亚非地区都广泛使用,虽然过去认为它的毒性只是一般,但眼下的事实证明它的害处是显而易见的。 它说明向环境中持续地投放各种化学物质,哪怕只是一点点剂量,也可以干扰生物的内分泌系统,从而造成生物的性别发育障碍。

  在美国广袤的农场中,每年都要使用约27000吨阿托拉辛,因为它们能有效地杀死庄稼地中的杂草,使作物增长,阿托拉辛使用最多的地方是栽种玉米,高粱和甘蔗的土地,除了美国,世界上还有80多个国家在广泛使用这种除草剂。 由于除草效果好,而且似乎对生物的毒性不强,阿托拉辛成为世界上使用最为广泛的除草剂之一。   然而,最近几年一些研究人员逐渐发现,阿托拉辛能够干扰生物性激素的分泌和功能,而且在饮水中的残留量不能很快清除,一些国家已经在禁用这种除草剂如德国,法国,意大利,瑞典,挪威和瑞士等。

  为了证实这种除草剂对生物内分泌激素和功能的确切影响作用,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的蒂龙.海斯等人对非洲瓜蛙(xenopuslaevis)的蝌蚪进行了试验,他们把处于发育阶段的蝌蚪放到含有不同浓度的阿托拉辛的水溶液中,当阿托拉辛的浓度达到(10亿分之一)时,雄性蝌蚪除了长出睾丸外,还长出了卵巢,而当浓度达到时,雄蛙用来引吭求偶的喉管便无法正常发育,这注定它们在成年后无法正常求偶。

  此外,研究人员把雄蛙置于含的阿托拉辛水溶液中,它们的睾酮水平迅速下降。 这个结果已经发表在美国科学院的《美国科学》上。   除草剂阿托拉辛对青蛙变性的作用也由另一个事实得到佐证。

一份尚未发表的研究表明,在美国中西部六个大剂量使用阿托拉辛的地域,野生豹蛙出现了雄性变雌性的生殖异常情况,这对青蛙的生长发育是一种明显的不利影响。   研究人员分析认为,阿托拉辛可能促使芳香族酶产物大量产生,结果把雄激素催化成了雌激素,从而使得雄蛙变成了雌蛙或不雄不雌的“阴阳蛙”。

  面对这种情况,不仅仅是环保人员,普通公众都会提出一个明显的问题,是否还能继续使用阿托拉辛除草剂或其他除草剂?有的研究人员认为还需要大量的事实来证实阿托拉辛的毒副作用,因为以往的研究表明,阿托拉辛只是在高剂量使用时才会起到内分泌干扰素的作用,但是现在海斯等人的研究却证明低浓度的阿托拉辛也可能造成动物变性畸形,因此对除草剂的重视和保护环境应当提到议事日程上来了。   尽管这个研究只是证明了阿拖拉辛对水陆两栖动物的致畸作用,但是生物和环境科学家认为,如果不采取措施而任阿拖拉辛一类除草剂再大量长期地使用于环境,将来有一天,好端端的男人变成女人或者“阴阳人”也不是没有可能。

  虽然我们眼前并没有看到这可怕的一幕,可万一有一天成真的了,难道这就是我们所能留给子孙后代的吗?所以,从现在开始,就要拒绝除草剂,为子孙留下一片纯净的土地。

上一篇:中年单身油腻妇女,征个人一起过余生

下一篇:华安CES港股通精选100ETF联接A(005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