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鸡养殖下载
EN
一对蜥蜴六万,一套装置两万,直播间里的“爬虫江湖”
时间:2019-06-10 10:28
您现在的位置:蛋鸡养殖 > 淡水养殖 > 正文

一对蜥蜴六万,一套装置两万,直播间里的“爬虫江湖”

沈阳小伙第一次去金鱼街的时候,已经二十五岁了。

望着整条街上排列成行的一袋装金鱼,感叹自己此前的“爬宠生涯”,可能算是虚度了!在之后的好几年,他像海绵吸水一样地在金鱼街向“老行家”们学习。 位于香港油尖旺区的金鱼街是香港爬虫商贩的集散地。

早在上世纪50年代,贩卖金鱼、爬虫的商贩就汇集于此。

如今六十多年过去了,一位从北方来的小伙子把金鱼街的“爬虫江湖”搬上了网络,搬到了直播间——两只甲虫被放到一块圆木上,本来各自蹲在一个角落,不愿战斗,但是当李毅推了一下它们的屁股,它们就误以为对方向自己冲来,于是像两头公牛一样用犄角顶在一起。 个子大一点的甲虫把小号甲虫步步逼退,但是小号甲虫更有技巧,用力向上一掀,大甲虫脚下落空,居然滚落到了“赛场”下面,仰面朝天,翻不过身来。

裁判李毅宣布小甲虫打赢了第一回合。 组织第二回合比赛的时候,大甲虫失去斗志,转身就跑,李毅只好宣布小甲虫大获全胜,奖励它一个果冻。 在线围观“甲虫比武大会”的人群之中,一个香港买家留言:这就是我小时候在金鱼街看到过的“斗虫”。 沈阳最大爬虫店遭遇“滑铁卢”李毅是土生土长的沈阳人。 小学时代,曾有一喜一悲两件事造就了今天的他:一是父亲带他逛鱼市的时候偶尔为他买了一只巴西龟,为他开启了养殖爬虫的新世界大门;二是东北国企大裁员,眼看身边的叔叔大爷们一个个下了岗,最后轮到了自己在粮食局工作的父亲。 在李毅小时候的印象里,经常看到父亲为生计早出晚归。 所以,这些年来,李毅一直琢磨两件事,一是“养爬虫”,二是“做生意”。 2013年,李毅开了一家爬虫店,他自诩是“沈阳龟仙人”。

李毅的这种说法,是有道理的。

他的实体店在沈阳本地算是最大、最专业的了,不但龟类、蜥蜴、青蛙、甲虫等各类宠物一应俱全,而且饲养工具也一样不少。 但一融入海量的互联网上,他的这家爬虫店却遭遇了“滑铁卢”。

在淘宝开店开了六年,李毅的小店一直不温不火,只有三颗心。

于是,他决定去当时行家眼里最先进的香港金鱼街考察。

金鱼街的“老行家”李毅遇到祥叔的那年,祥叔已经七十多岁了,是金鱼街最老的“老行家”,开了一家专卖甲虫的店铺。 那一天,李毅逛到祥叔店里的时候,隔壁一家卖蜘蛛的店铺里来了一波TVB剧组的演员拍电视剧,大概是拍摄警匪剧里冷血杀手养蜘蛛的片段。 好几天被粤语环绕的李毅忍不住给朋友打电话描述这个“奇景”,没想到挂了电话以后,这个养虫的老头居然用变了味儿的东北话搭腔:你也是东北过来的吧。

一问之下,才知道这个“祥叔”老家也在沈阳,是随父亲南渡香港的第二代移民。

年幼时,他随着父亲饶老先生迁居香港。 没能延续书香门第的祥叔对自己“卖了一辈子虫子”挺自豪。

金鱼街刚建成那会只卖金鱼,他是第一批“卖虫子”的人。 在寸土寸金的香港,一间甲虫店能开几十年,足见香港有数量庞大的“爱虫人士”。

金鱼街的“斗虫”风气也是这个“东北人”带来的。

那一天,祥叔带李毅参观了自己培养的“斗虫”,把两只好斗的独角仙放在一个缸子里,两只虫子就会掐架,强壮的一方用长鼻子把对手掀翻,就算获胜,获胜者可以奖励一个果冻吃。

李毅试图用手去抓甲虫,祥叔拍了他一巴掌,说,这种虫子老用手抓,就丧失斗志了。 说着,用一根特制的棍子摆弄甲虫。 在祥叔身上,李毅体会到一种从未见过的情愫,就是不仅仅把爬虫当做玩物,而是怀有一种敬意。 在香港的那几天,祥叔把培养战斗甲虫的技巧详尽地告诉了李毅,可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临走的时候,祥叔送了李毅一只调教得很好的甲虫。

回到沈阳以后,李毅把这只训练有素的独角仙当做“陪练”,训练出了好几只善战的甲虫。

“他可能是沈阳最早玩虫子的公子哥,我居然又把他的衣钵带回了沈阳。 ”“天价蜥蜴”在直播间“传宗接代”从这以后,李毅每一两年就要去香港金鱼街考察学习。 这几年奔赴香港的经历,让李毅开拓了眼界,从初级玩家成长为高级玩家。

作为标志性事件,李毅不惜重金培养了两只“镇店之宝”。

那是一对“R属巨人守宫”蜥蜴。 这种蜥蜴的老家在遥远的南太平洋群岛。

“两只卖6万,一只不卖”。 为了培养这对蜥蜴,李毅没少花心思。

就连给蜥蜴居住的“公寓”也是价值不菲。

“粗粗估计得值2万吧。

”因为它们习惯了南太平洋小岛的生活环境。 所以,李毅在巨大的常温箱里,用精密仪器模拟着南太平洋小岛的温湿度,里面布置着蕨类植物模型还有模拟当地环境的躲避洞。

今年1月底,李毅开通了直播业务。 “以前开店有个问题,就是乌龟和青蛙的个头大小、花纹,用图片怎么都描述不清楚。

后来入驻直播让粉丝自己挑,这个问题才解决。

”李毅一直想让这对蜥蜴“传宗接代”,生出更多的“小镇店之宝”。

他曾直播过它们交配的过程,那天同时观看的粉丝数达到了五千多,人们都很好奇这对“六万元宝贝”能否复制出更多的六万元。

可惜,粉丝的喝彩和加油并没能唤起这对冷血蜥蜴的热情,交配都以失败告终。

养殖这对天价的蜥蜴四年多,一直都没有买家来询问。

如今,这对蜥蜴成了直播间的吉祥物。

“虽然没有人舍得花钱买,但所有人都爱看这对天价宠物。

”虽然6万的宠物卖不动,但是价值一万多的猪鼻蛇、稀有宠物龟等宠物却渐渐开始有了订单。 “店里的玩家好像慢慢被我带起来了。

”利润丰厚的配件生意店里的爬虫终于有人买了。

去年,李毅的爬虫店,年销售额已经爬上了300万元。

但真正让他“赚到钱”的,却是爬虫的“配件”。

香港“爬友”们精细完备的养殖器材曾经让李毅大为感慨。 “蜥蜴天生有躲避的习惯,所以养殖蜥蜴要陈设一个叫‘躲避洞’的装置。 我在香港见识到一个小小的躲避洞也大有讲究,洞的深浅、材质、形状,根据不同需求分得可细了。

”李毅也将金鱼街的经营思路,复制到了线上,并且专门引进了一个加拿大的爬虫养殖器材品牌。

没想到,很受买家的欢迎。 “因为邮寄宠物有风险,路途上死了就得重新发货,但是卖器材就不用怕了。 ”李毅说,大部分买家都是宠物和器材搭配着买。 店里宠物价格和器材价格达到1:3的比例,“100元的蜥蜴搭配300元的养殖设备应该比较合理。

”当然,也有部分买家会搭配出一个比较夸张的比例。

有一次,一位买主在李毅的店里花了几十块钱买了两条小蜥蜴,并买了一堆器材给小蜥蜴安家。 先是买了巨大的饲养箱,然后买了垫材、水盆、躲避洞、加热设备以及为蜥蜴准备产蛋使用的孵化箱,最后一算,共计花费3千余元,是宠物价格的100倍。

李毅问这个顾客,为什么给两条小蜥蜴安置这么豪华的家。

那个买家说道,无非是想让两个宠物活得好一点,众生平等嘛。

更出乎他意料的是,在直播间,居然还有不少香港客人来咨询。

客人们反应,曾在金鱼街看到过同款器材,但却比李毅店里的贵得多。

“可能是因为税率的原因吧,许多香港顾客来我店里买器材,只要多花20多元的邮费,就能买到便宜20%的产品。

”眼下,天猫618的活动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6月18日那一天,我可能就没时间再‘斗虫’了,因为那天要冲流量,给粉丝发福利。 ”李毅说,他已经准备了12件赠品,有宠物、有器材,打算每小时送出一件,“那天的直播一定是12个小时打底。 如今,店里每年发到香港的快递,有100多单,能为店铺带来几万元的营业额。 无论从北到南还是从南到北,人世的因缘总能形成一个解不开的环。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云掌财经公众号(ID:yunzhangcaijing),或者)。

上一篇:探索山西县域综合医改新模式 切实提升群众就医获得感

下一篇:[刺心股]华夏航空“折翼”:支线航空“钱景”堪忧 净利近8成靠政府补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