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鸡养殖下载
EN
午夜巴黎中國版綠騎士
时间:2019-06-10 15:21
您现在的位置:蛋鸡养殖 > 淡水养殖 > 正文

午夜巴黎中國版綠騎士

下一篇:  圖:策道街景(一八六六年攝  拉丁區(下)  落花猶似墜樓人  巴金曾住在通尼佛路RueTournefort二號,就在他住處不遠的轉角處便是一條短短的亞米育街RueAmyot。 他可有經過這兒?他可知道才七年前在此發生的那個淒厲的悲劇?  每當我經過此街,8bis號門前,在十分寧靜安詳的氣氛中,心中總仍慼然。

街道上行人匆匆,各自忙着生活上一些重要的事。 誰會記起,當年那個絕望的女子?一九二○年一月二十四日,三十六歲的莫迪里亞尼在貧病交迫中去世。 翌日,他那個懷着九個月身孕的妻子從五樓躍下。 珍.夏布頓(JeanneHébuterne)那時才二十二歲,落花猶似墜樓人。

她以身殉情、不惜一切要同年同月同日死,留下一個孤女由家人撫養。   珍出身自傳統天主教家庭,本身也有繪畫天才,要成為畫家。

十九歲那年遇到莫,兩人深墮愛河,她不理雙親強烈反對與他同居。

父母斷絕了她的經濟來源。   莫是波希米亞中的波希米亞,生活放任吸毒酗酒。

清醒時很優雅和害羞,但一喝了幾杯便粗暴抑鬱。   寒冷的冬日,他瑟縮在破舊的大衣下,豎起衣領以求多一點兒溫暖。

肺病已深,他咳嗽得整個人震動,像個破箱子。 逐間咖啡店推門進去,向人兜售他的畫,沒有人理睬,沒一張賣出去。   現在他的畫價值連城,收藏在世界各大博物館中。   街道上不留痕跡。

但沁着不知多少可歌可泣的故事。

  文化八陣圖  從山上再下來到聖日耳曼大道,來到花神和雙叟這兩間咖啡店,是戰後知識分子常到之地,哲學家,文化人的聚腳處,尤以卡謬、薩特和西蒙.波伏娃最為人津津樂道。 現在已成為了遊客必「到此一遊」的景點,沒有多少思想家在那兒聚會討論哲學了。   其實拉丁區有着較低調而充滿情味的地方,如好些專題咖啡店,供志同道合的人相聚交流。 有各種書迷會,如「藍波之友」,「布魯斯特會」,人們相聚,就圍繞着「回憶逝水年華」等年復年地談論……  又如在於策道(RuedelaHuchette)二十三號那間只有七十五個座位的小劇院。 荒謬劇大師尤安斯可(Ionesco)著名的「禿頭女高音」和「課程」一九五七年在此上演,六十多年無間斷,依最初的導演法。 在同一劇院上演同一劇本,破世界紀錄。

  雖然全球經濟大影響下,文化行業受到威脅重重,但,仍有些痴人堅守着一些小書店、創意小物品店、咖啡小劇場等等個性小天地。 小飯店中常有人進來賣花,偶然亦有人賣自己寫的詩。

亦有泊在岸邊的平底船,改為小型音樂廳。

在船上聽音樂,看着圓圓的船窗外柔靜的河波,琴聲在水上飄過。 越覺過去與未來間一切不可捉摸。   聖修佩斯廣場已是拉丁區邊緣,這個大教堂,自從「達芬奇密碼」出現後,因故事中有數段重要情節在此發生,吸引了不少遊客。

其實這座被列為國家文物的宏偉教堂本身已有很多值得觀看的地方,雨果曾在此舉行婚禮,現仍常在此舉行各種重要典禮。

  而每年六月初,教堂前的大廣場上,就在印着「醉舟」全文的藍波牆附近,是一連四天的「詩市」,像花市、菜市,詩像日用品一般,在街頭擺賣。

不知從什麼時候起,詩成為了學院裏或是知識分子們的特權玩意,令很多人覺得高深莫測、敬而遠之,但其詩本是來自大眾,屬於民間的。

  就算在法國文化氣息如此濃厚的地方,詩集和劇本都是出版界的「票房毒品」。 除了一些經典名著如我們的「唐詩三百首」之類仍會有買者,一般現代詩集都大多數是孤軍作戰式地在茫茫人海間尋找知音,是非常吃力的。 但偏偏又有許多不息心的痴人去做傻事。 法國各地都有大大小小的詩節和詩市。 以巴黎這個最為重要,有三百多個大小出版社參加。 在綠溶溶的樹蔭下,圍繞着大噴泉,逐檔細看,再與三兩友人,去一旁的露天咖啡座上聊聊,是盛夏一首怡人的生活之詩。

  結語  古今許多文化人年輕時都來過巴黎。

青春像未凝定的物料,易留下深痕,自己也不例外。

在學生時代曾在拉丁區的夢特貝露堤上一間小畫廊工作了兩年,見過不少來自世界各地的人,來追尋一個或虛或實的理想,因而對此處的人地緣感受甚深。 這些日子像無形的冷火焚燒,飄起的輕煙轉眼不留痕跡,但烙印一生。

寫過一首小詩:「……被巴黎的魔力迷惑/……明天各奔前程/永無完止的迷津/留下了,也帶走了/回想中永遠的青春/……年來年去流,客來客去流/塞納河安閒悠悠/不同的面孔/相同的蜃樓……」  午夜巴黎的河邊,定會遇到古今絡繹不斷的尋夢人。   .綠騎士/原名陳重馨,在巴黎定居。

著作有《綠騎士之歌》、《棉衣》和《深山薄雪草》等。 最新要聞。

上一篇: 涓摱绉诲姩浜掕仈鐏垫椿閰嶇疆娣峰悎鍨嬭瘉鍒告姇璧勫熀閲戝熀閲戠粡鐞嗗彉鏇村叕鍛?

下一篇:你觉得魅族16XS外观好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