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鸡养殖下载
EN
香港隨筆走進荷花世界張 茅
时间:2019-06-10 15:21
您现在的位置:蛋鸡养殖 > 淡水养殖 > 正文

香港隨筆走進荷花世界張 茅

下一篇:  圖:吳冠中的油畫《荷花》於今年春拍中破億元成交/資料圖片  夏日初臨,想起兩件事,老上司陳凡筆名「夏初臨」,他用過許多筆名,一九五六寫武俠小說《風虎雲龍傳》,筆名「百劍堂主」,與金庸、梁羽生三人結集的《三劍樓隨筆》仍舊用「百劍堂主」,但讓我印象深刻的還是寫雜文的「夏初臨」。

  由此想到「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夏日初臨,消暑最是荷池、荷花。 陳凡留給我許多回憶,在文學方面,最深刻是他的荷花詞,翻閱前人杜甫、李白等等詠荷佳作,回過來,還是忘不了陳凡的一首《觀荷花舞》,攻讀者分享,詩云:  盈盈細步起螺紋,鬢髮微涼闢俗氛。

  羅袂飄飄疑有夢,胭脂淡淡似無痕。   最是明月銀星夜,若怯清風玉露晨。   忽報凌波歸去也,宓妃曾否是前身。   由「疑有夢」進入「似無痕」;再看「凌波歸去」,幻想着「曾否是前身(宓妃)」,思維從眼前的舞台景象飛上古宇宙,拉開了一處廣闊無垠的想像空間。   詩底裏的荷花,先是映日「微涼闢俗」白天除暑的荷花,然後是「明月銀星」下姿態隱約的荷花,與「清風玉露」晨光熹微的荷花。 打破古人寫荷多以一個場景,而以不同時分多個場景中荷花的形態帶出的感覺,個人認為,陳凡創新分三個場景寫荷花,格局更佳。

  最近整理舊書,翻出他的著作《往日集》,筆名周為,過去友人檢到舊書,問知否「周為」是誰?「周為」是陳凡寫新詩用的筆名,《往日集》是一本新詩集,收集他由上世紀三十年代至一九五六年的作品,意外發現,內有新詩一首「看荷花舞」,這樣,他的荷花詩不止一首,最少有兩首,一首是古體詩,一首是新詩,新舊都寫過,新詩「看荷花舞」如下:  銀色的靜夜,銀色的月光,  輕輕地瀉在鏡似的荷塘。   襟袖間有如水的清涼  簫聲中仙袂飄飄─  朵朵的白蓮悄悄地開放,  像在眼前也像在仙中,  我不會說這是人間抑是天上。   難猜新詩寫在前,或寫在後,也許感覺其中一首末臻心思,再來一首,作為讀者我覺新詩循舊,舊詩則出新意,作者能寫新詩,出了詩集,更擅古體詩。

  他能優雅,寫出「最是明月銀星夜,若怯清風玉露晨」,也敢於從俗,寫出市井拍掌詩句:「抗戰八年捱米貴,和平三日吊砂煲」、「拍錯手掌,迎錯老蔣,燒錯炮仗」,一時哄動廣州。

  一九四七年他是《大公報》駐廣州記者,採訪五月三十一日中山大學罷課遊行,他穿插在學生隊伍中,目擊當局射殺學生,速成新聞以電報發回報社,稿件被當局扣起,半夜軍警入屋將他拘捕。

一個熱血報人,寫出「盈盈細步起螺紋,鬢髮微涼闢俗氛」優雅詩句,柔情似水人性的一面。

「觀荷花舞」可不可以是新版「愛蓮說」?  從「觀荷花舞」舞台上的荷花,轉眼荷塘、荷池,及尋常人家的栽種的盆上荷花,為什麼總是愛種荷花?都是因周敦頤而起罷,尋常人家也許不識老周這位北宋詩人,但荷花清香闢暑,還結蓮子,人稱「君子花」,世俗人家也以荷花端品行,潔行為,子子孫孫立身自勉。 至於讀書人,琅琅上口:「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遠益清,亭亭淨植。 」報社常以「出淤泥而不染」嘉勉仝寅,特別要求編採部人員,做一個正值的記者和編輯,如今青髮染霜,同年共事的都退休了,茶敘相見,大家仍似當年一身清爽。   「予獨愛蓮之出於污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成為經典之句,幾百年來為人傳頌,無人能出其右,近人說,周敦頤若活在今天,也許寫出更高境界,他不能,因為他欠了以下的事情。

  一九五三年,有人在大連市普蘭店一片地上翻泥土,挖到地層的泥炭,泥炭中發現五粒古蓮子,送到北京中國科學院植物研究所古植物研究,交到徐仁教授手中,教授將五粒蓮子送到實驗室進行科學處理,然後栽種花盆中,不消幾天,神奇的事情出現了,五粒古蓮子同時長出嫩芽,引來實驗室一片歡聲。

教授指導研究人員,將將五株幼荷從花盆移植到池塘邊,一個多月的時間裏,荷葉逐漸肥大,成為一株茁壯的荷花,接着各自冒出花蕾,綻放不同顏色的荷花,二白,二粉紅,一紫紅,花瓣長得與現代荷花一樣。

  古蓮子種植成功,餘下的問題蓮子古到什麼年代,事情到了一九七四年,中國科學院地球化學研究所用碳測出古蓮孢粉的年代為一○一四年左右,距今一千零五年,千年種子復活,人間奇跡!  這樣人們發現荷花豈止有着「出於污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的個性,還有生命力何等旺盛堅強,隨便埋在泥土下,卻有看千年不敗的金身,出了泥土,一經栽種,長出荷花,身世超群,帶着千年青春出世。 於是忽發奇想,荷花這般長壽,許是她出污泥而不染而來。 周敦頤寫《愛蓮說》若經歷這段故事,文章豈不昇華至新的境界。

  再說一段國際藝術品拍賣市場的新事,三月香港蘇富比拍賣吳冠中油畫巨作《荷花》,帶出意外驚喜,以一億三千一百元成交,成為今年香港國際春拍首件逾億的藝術作品。 畫中荷塘,荷葉與荷花層層推向深處,大少花蕾過十,一朵白蓮在畫中央挺拔而出,這境界如《愛蓮說》中的「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遠益清,亭亭淨植。 」荷花神髓,在吳冠中畫筆下盡顯風采。 最新要聞。

上一篇:以信换贷:福建1.67万户小微企业获银行贷款近340亿

下一篇:孕妇梦见死蛇 周公解梦